關於部落格
cadreyu
  • 1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不應有恨,因為遇見

於千萬人之中,遇見你要遇見的人。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無涯的荒野裡,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遲一步,遇上了也只昇華在線能輕輕地說一句:你還記得我嗎?

記憶裡,我總是坐在第一組第三排,我靠窗,你與我同桌。數學課上,當老師講著書上的例題時,我不聽,我望窗外,看那一顆顆梧桐一樹心似的葉子綠了,又黃了,然後在秋風中輕輕翻舞,幾多不捨,幾多無奈地飄落,飄落,直至離開她回眸萬次的那棵靜默不語的樹,和樹上他們曾共同仰望的藍藍的天。而正好,你坐在我身邊做我的同桌!一側臉就能偷偷的看到你那淺淺的酒窩,你渾然不覺,把椅子四隻腳只落一個,然後在那裡左右轉動。要麼就讓二手房車椅子四隻腳落地,可你就又要開始閃了,並且手裡還要拿著尺子有節奏的敲打那翻開的書本。你淘氣著你的淘氣,我神遊著我的神遊。我們看似相安無事,然而多年以後,你稱我為同桌的你,我想你時心就會像那窗外飄落的梧桐葉,幾多不捨,幾多無奈。

記憶裡,我換了很多座位,但最美的畫面依然是,我坐在第一組第三排,經常打開窗戶,看著窗外,看梧桐樹上一隻鳥兒,從這個枝頭飛起,撲棱棱,又落在那棵樹上。這時從視線外又飛來一隻,兩隻,然後落在窗外的梧桐樹上,還啾啾的叫喚著,我就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那隻停在枝頭的有著小elyze減肥小翅膀的鳥兒。而正好,你就坐在我身邊做我的同桌!

有那麼一次,我收回我的神遊,撲在桌子上拚命的大戰題海,你回轉頭,繞過我,問別人借圓規。而我的圓規就在我們的桌子上,你卻不朝我開口!很是生氣,又不能說;傷我尊嚴,還是不能說;覺得侮辱,也不能說;感到失敗,還是不能說;慪到紅臉,也只有裝無事;牙咬的切切,還是繼續拚命求證著那道幾何。百般滋味,竟是你無意,或故意留給我的烙印,叫我永遠不要忘了你,多年後你也能記起,你曾與我同桌!

記憶裡,我不僅是你的同桌,還是你的同路。放學鈴聲一響,我們蜂擁而出,走到靠東頭的路口,繞過那排教室,就只剩下幾個同路,你正好也在。你那敏捷的步伐很快的穿過,幾乎是小跑的往前衝,而我也走得很快。那條下坡路上不知重疊了多少次我們匆匆的腳步,而我們只知道小跑地很快地來來回回地無數遍的如此行走。殊不知,這小跑的腳步帶走的是短暫的青春,懵懂的思緒,苦澀的成長,朦朧的夢想。飛逝而去的光陰漸行漸遠原來你既不能永遠做我的同桌,又不能永遠做我的同路!

我們一別竟是半生,人生這條泥石流沖走了我們的青春,也夾裹著我,帶我漂泊。再次相遇,流年已轉,世紀已換。你恨我忘了你,恨我沒能伴你走過人生的風風雨雨!然而此恨太遲,我竟真的成了那片空中翻舞的帶著無奈,帶著不捨的梧桐葉,而你就是那顆曾與我共享藍天的梧桐。既然曾做過你的葉子,那麼,原來落下也只是以另一種生命的形式,埋在你的腳下,做你永遠的根!

原來多年前的共享,只為半生之後的遇見,只為讓我明白,做你的新芽,做你的綠葉,做你的落葉,做你的生命之根,伴你生生世世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