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cadreyu
  • 11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屬於我那童年的記憶

  當夕陽西下,美人遲暮那壹天,我會靜靜地坐在女兒們爲我購買的搖椅中,押著壹杯加糖的咖啡,小資著回味這些將來對我而言有著不同意義的豐富往事。人們都 熟悉壹句話:上帝爲妳關上壹扇門的時候,必定會爲妳開啓壹扇向外瞭望的窗。那麽今天,就讓我給各位朋友講述壹些孩童時代的美好往事吧。因爲我世界裏那扇開 啓的窗,在窗外,依然有美麗的風景,馨香的空氣~~~~ 當夕陽西下,美人遲暮那壹天,Multimineral我會靜靜地坐在女兒們爲我購買的搖椅中,押著壹杯加糖的咖啡,小資著回味這些將來對我而言有著不同意義的豐富往事。人們都熟悉壹句話:上帝爲妳關上壹扇門的時候,必定會爲妳開啓壹扇向外瞭望的窗。那麽今天,就讓我給各位朋友講述壹些孩童時代的美好往事吧。因爲我世界裏那扇開啓的窗,在窗外,依然有美麗的風景,馨香的空氣~~~~

我出生在壹個偏僻的小鎮,這裏雖然有惡劣的氣候,強烈的紫外線,但更有淳樸的人們,蒼翠的雪松,墨綠的楊柳,絢爛的野花,美味的野果,汩汩的溪流,最最重要的是:這裏有我無限美好的童年追思。New type of solar cell can be directly bending can be waterproof

估計很多70後的朋友都在小時候玩過“騎馬馬”的遊戲。帶隊的孩子站立著,後面壹個挨著壹個地弓著背,將雙手放置在前面的背上,排成行。另壹隊遠遠地站著,等弓好背的說開始,就遠遠地蹦過去,張開雙腳,跳上“馬背”。當預約的時間到點的時候,弓背的沒有垮掉,就換隊。如果承受不起跨掉的就繼續讓這壹對“騎馬”。我小時候是個很野的女孩子,常常和男孩子壹起玩這種遊戲。記得有壹天,我剛大雁展翅,跳上“馬背”,還沒來得及調整坐姿的時候,我的後背冷不丁被壹只強有力的手給活生生地拎了下來。原來是被我騎的同學的媽媽,她瞪著壹雙大眼睛,赤著壹口黃牙,竭斯底裏對她手裏彷如“小雞”的我咆哮著“自古只有龍騎鳳,沒有鳳騎龍的,玩的沒有名堂,不知體統!”我嚇得不知所措,睜著無辜的大眼睛,驚愕著,尋思:怎麽玩遊戲和龍鳳有關聯??

夜晚降臨,該是回家睡覺的時候卻有著壹群搗蛋的孩子玩耍嬉戲著。有的貓著腰守候在鄰家的雞蝸旁,等別人都熟睡悄無動靜的時候,伸出小手,快速將雞拖出,不等其鳴叫就講其脖子壹扭,狎與腋下,壹溜煙,無影無蹤。有的卻穿上齊膝的長衣到處裝神弄鬼。我曾夥同玩伴們扮演過鬼魅,結果是我們沒有嚇著被人卻被別人嚇個半死。那晚,夜深,沒有蟲鳴,沒有繁星,更沒有燈光,我們剛飄到壹護人家的窗前,就聽到開門的聲響,壹部分人迅速躲到街邊的招牌後面,壹部分人就勢趴在地上,只聽見“啪”的壹聲,屋檐燈透亮,壹個高大的男人手握壹杆火藥搶,對著天空“啪”,震響透撤天空,高呼“小鬼些,滾回家睡覺”,緊接著“啪”,關燈,“啪”,關門。留下驚呆呆的壹群孩子不停的顫栗。Play electronic products easily lead to obesity in children

農區的孩子可能比牧區的孩子更知道收割油菜的樂趣。在我們那個小鎮,幾乎沒有其他農作物,在那個時候多的就是油菜。當油菜花開的時候,漫山遍野的黃,燦燦爛爛地。我們在油菜花地裏照相,那個時候的時尚會讓如今的孩子笑掉大牙。女孩子們都紮著所謂的“丫鬟頭”,(就是頭頂左右兩方各挽起壹個小“揪揪”,耳根兩邊再各紮兩條小辯),穿壹條無肩的裙子,裙子裏是各色的毛衣,下身是統壹的有兩根豎杠的藍色秋褲,腳穿壹雙白色膠鞋(有的因爲陽光照射的緣故變黃的,還塗抹上白色粉筆用以遮蓋)。每個人都紅彤彤地稚嫩著笑顔。那個時候的笑顔是發至肺腑的最真實的笑顔。到了收獲的時候,大人們就忙著打收油菜籽。他們用壹跟長長的棍子做手柄,在棍子的壹端挫壹個空,放置另壹跟短棍,短棍的壹端鏈接著靶子,靶子是小木片用細鐵絲串聯起的長方形的塊子。大人們洋溢著愉悅的笑臉,舉起強有力的臂膀,不知疲憊地揮舞著手中的靶子。他們是不是哼唱著歡快的歌,說著他們聽得懂的笑話,壹粒粒熟透的油菜籽,跳躍著,舞蹈在周遭甜絲絲的空氣裏。臨近傍晚,,孩子們用留下的枝幹點燃火堆,紛紛拿來各家的土豆,紅薯,放置火中,壹邊跳著歌莊,壹邊做著最原始的燒烤。每個孩子的面都是花花的,手葬乎乎的,肌膚修復 分不清誰是誰,可是鼓溜溜的眼睛裏是壹汪汪沒有任何雜質的黑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